南京安懷村250號筒子樓:牆外立面大面積脫落,露出紅磚,各種電線如網交織。 張德儉 攝臺階錶面水泥脫落,露出裡面的鋼筋,部分臺階已用鐵皮包裹。 張德儉 攝
  中新網南京4月17日電(張德儉 盧輝) “看到奉化塌樓我們更擔心了,我們可是住在比他們更危險的樓里啊!其實每次聽說哪裡有樓塌了我們都很害怕。”剛接孫女放學回家的林爺爺(化名)說,知道記者是看到網上舉報南京安懷村250號筒子樓這棟危樓來實地探訪後,林爺爺熱心地向記者介紹情況,他指著樓的外立面告訴記者,脫落的牆面經常會砸下來,記者發現幾處約1㎡大小的牆面已經完全脫落,露出暗紅的磚,樓外各種電線如網般交錯,牆上還有幾個拳頭大小的洞。
  跟著林爺爺走進樓里,只見100多米長的樓道里黑燈瞎火,僅盡頭有點亮光,那是另一個出口,記者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功能才敢走,而前面的爺孫早就輕車熟路,行走速度絲毫不受黑暗的影響。
  上樓梯時記者發現很多臺階因磨損,錶面的水泥早已脫落,露出鋼筋,有些臺階外還包裹著鐵片,“這是之前臺階裂開了,大的地方小孩的腳都能伸進去,最近才用鐵片補的。”林爺爺說。
  記者發現樓道頂上各種管子、電線外露,樓道上則堆積了些雜物,但樓道里幾乎沒有燈,“大家只能各顧各,住戶太多了,沒人管,也沒聽到有消息說來查危樓情況,拆遷倒是從04年就聽到在傳了,但是都是小道消息,一直沒來拆,我們就希望能拆遷。”林爺爺解釋說。樓道里很容易找到牆面脫落的地方,“這些牆面都脫落了,用手摳就能摳下來,”並當場摳下一大片,“這些都是我自己後來粉刷的,稍微好點。”林爺爺指著家門外略新的牆面告訴記者。
  “家裡經濟條件有限,有錢的早就搬走了,現在住這裡的不過十來戶是原來汽輪電機廠(現為南京汽輪電機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)的職工,剩下的都是租客,人家租房子不關心這個,與他切身利益無關。”今年60歲的劉奶奶(化名)告訴記者,她是原來汽輪電機廠的員工,從91年就住在這裡,是最久的住戶。
  據劉奶奶回憶,這棟樓建於上世紀70年代,原先是教學樓,後來才改成職工宿舍的,每戶只有33㎡左右,一個房一衛一廚,整棟樓有5層,大概有140戶左右,“之前還因為電瓶車充電一樓失火了呢,雖然我們樓層高沒燒到,但也被疏散出去了,鼻子都被煙熏黑了,那個煙應該有毒。”劉奶奶說到這個還心有餘悸。但火撲滅後也沒有什麼其他措施,大家依舊住樓里。“其實這個危樓的情況我們也向街道反映過很多次,但是都沒有用,可能他們也沒辦法解決吧。”林爺爺有些無奈地告訴記者。
  當天下午4點20左右林爺爺撥了南京市鼓樓區住建局危舊房辦公室的電話,但一直無人接聽。記者離開時,林爺爺記下了區住建局的電話,“這是很重要的電話呢,我們一般人都查不到!”他這樣告訴老伴。
  而前幾天才搬到這裡的租客小賈(化名)就沒這麼多擔心,“從沒考慮過(樓房的安全情況),應該是正常的吧?。”面對記者的提問,她這樣回答。她租的房間看起來剛裝修過,牆麵粉刷一新,鋪有地板,房內與樓的外觀完全聯繫不起來,也看不到任何裂縫。
  今天下午記者撥通了南京市鼓樓區住建局危舊房辦公室的電話,工作人員告訴記者:“(安懷村)250號它目前不在我們的危舊房改造計劃里。”他解釋說:“我們是負責一個片區的危舊房改造”,一棟樓應該聯繫房產科。改造項目是按計划進行的,有範圍,現在執行的是前年由市政府批下來的項目計劃,而新的計劃什麼時候會制定就不好說。
  接著記者撥通了鼓樓區住建局房產科的電話,但是電話接通後是傳真機的聲音。(完)  (原標題:南京安懷村“危樓”業主盼拆遷 幼童:樓倒了躲廁所)
創作者介紹

戶外木質傢俱

lo45loxy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