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晨報記者 葉松麗 實習生 諸梓涵
  在嘉定區南翔鎮瀏翔村,密集的電網形成了一條高壓走廊。按照《電力設施保護條例》要求,220千伏高壓線兩側要各預留15米的安全距離,瀏翔村計劃拆除高壓走廊下20萬平方米的違章建築,拆除後再建一道景觀林帶。然而,要實現這一綠色願景,困難阻力還很大。到記者發稿時,還有兩家工廠盤踞在那裡。
  ■現狀
  院牆上都沒有門牌號碼
  7月8日,久雨之後,上海晴了。記者走在嘉定區南翔鎮瀏翔村薀北路俞家涇橋東頭的樹下,頭頂是深藍的天空,穿過雲端的高壓線看上去讓人有些頭暈,這就是南翔鎮薀北路的高壓走廊。橋頭南北兩側,是一條沿河的沒有名字的水泥路,路上空蕩盪的,看不見行人,路邊是已被拆得七零八落的破敗廠房。在一些沒有倒下的牆上,寫滿了各種電話號碼和帶圈的紅色“拆”字。
  沿著薀北路自西向東,就像穿越時光隧道一樣,在西邊,現代化的工業園區和建築隨處可見,然而,往東,到近處看,院子里的簡易房屋破破爛爛,生活設施簡陋,私自拉接的電線在房檐下交織著。
  這一帶的院牆上,都沒有門牌號碼,也沒有路名。在自稱“一號院”的門前,一名工人一邊吆喝狂叫的狗,一邊告訴記者,這些鋼管是出租給工地搭腳手架的。工地施工結束,鋼管還回來,繼續周轉。
  鋼管廠的旁邊,是一家塑料桶周轉廠。由於這種塑料桶每隻可容一噸水,這裡的人們就把這個廠叫“噸桶廠”。再往北邊是一家作坊式的傢具廠,7月9日下午,3名工人正在沖洗床頭板,地上污水橫流,空氣里瀰漫著刺鼻的氣味。在廠的背面,木屑塵灰混合著滑石粉四處飄蕩。
  “原先這裡囤積了大大小小300多家在此租地的企業,現在經過強拆和自行拆除,只剩3家企業還沒有搬走。”7月10日,南翔鎮拆違辦管書記介紹說,今年年初,南翔鎮就下決心拆除轄區內高壓電線沿線的違法建築。那麼要拆除這些違章建築,難點在哪裡?
  ■難點
  難點1:租賃關係複雜
  瀏翔村與寶山接壤。10年前,為發展本村經濟,瀏翔村通過招租方式,將位於薀北路的一些空地對外承包,進行招商引資。
  南翔鎮拆違辦工作人員解釋說,2004年,李茂(化名)等28人成為這片土地的承包人,承包面積總共約20萬平方米,後來,這些承包人又把自己手裡的土地分租給了下級承租人,逐漸形成了225戶承租戶、351家租賃企業的格局。瀏翔村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最多時有曾經有5000多名外來人員在這些企業里打工。
  瀏翔村相關負責人說,有些人雖然是那塊地的承租戶,但是,他們把地轉租出去後,甚至離開了上海,只是按期收租。而此後出現的二房東三房東,再繼續轉包,層層轉包的租賃關係大大增加了拆違的工作量。
  難點2:利益糾葛嚴重
  傢具廠的侯老闆是李茂的下級承租戶之一,拿到三畝土地使用權的時候,上面已經有了一些建築,在隨後幾年裡他自己又增建了一些廠房,用來生產傢具。
  今年4月29日,侯老闆與村裡簽訂了搬離協議書和拆除協議書。“村裡第一天來找我,我就和他簽了協議書。我們是第一家與村裡簽協議書的工廠。我們一方面是配合政府的工作,一方面每平方米還可以多拿5元錢搬場獎勵。”
  侯老闆拿到第一期30%應付款項,於5月8日開始落實工廠搬遷工作。此前,侯老闆已經在寶山羅涇租好一處廠房。雖然在搬遷時造成一名工人骨折,但整個搬遷過程還是非常順利,到5月15日,傢具廠的搬遷工作基本完成。然而,5月18日,侯老闆不僅停止了搬遷,反而把以前搬走的機器運了回來,傢具廠的生產又在原地進行。
 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說好搬走,怎麼又搬了回來?
  原來,侯老闆只是拿到了第一期114000元。另外一部分搬遷費,上家李茂並沒有給他結清,氣急敗壞的侯老闆百般無奈之下只好又搬了回來。同樣的情況還出現在傢具廠旁邊的塑料桶廠。“我早就打算搬走了,實際上我們已經搬走了,你們看,空調都拆走了。這麼熱的天,誰想賴在這裡?”7月10日上午,塑料桶廠的看守人陶師傅指著他已經搬空的房子告訴記者,誰願意守在這破房子里?他13歲的女兒前一天從安徽來這裡跟他度暑假,一天時間,脖子上就長起了痱子。
  陶師傅的老闆姓宗,2004年他跟李茂租了500平方米的地。隨後宗老闆就在這塊地上面建了廠。租借合同期限是10年,年底就要到期。
  兩家工廠不走,有著完全一致的理由:都是李茂的下家,都是因為沒有跟李茂結清欠款。
  瀏翔村村委和鎮有關部門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後,主動找到李茂協商此事。7月14日,事情終於有了進展。李茂跟記者說,侯老闆的搬場費由他出,這個事情不再糾纏。這次村裡找他要收回土地,合同沒到期,補償費他已經拿到了一半,另一半等整個搬離拆除結束後再給。
  難點3:存在僥幸心理
  此外,這幾家工廠不願離開的原因,還有其他地方房租貴的因素。“噸桶廠”在這裡租500平方米,年租才10.6萬元。“每平方米每天租金不到六毛錢,在上海,現在到哪裡去找這麼便宜的場地?”
  有一家工廠的工人告訴記者,這兩年老闆生意沒有掙到錢,“現在讓他到外面去找場地、找房子,沒百八十萬是挪不開窩的。”這位工人說,老闆也知道搬走是必然的,但是,在這裡多獃一天,就算多賺一筆。
  ■解決
  “四步走”妥善解題
  談好就拆不拖進度
  南翔鎮拆違辦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隨著徐行變電站的建成,2006年薀北路這一帶建起了高壓電塔,密集的電網形成了一條高壓走廊。根據《電力設施保護條例》以及電力法,這個區塊的居民、廠房都要搬走,這是高壓走廊地塊必須搬離的原因之一。此外,瀏翔村薀北路高壓走廊一帶,正在嘉定區的相關城市規劃之中。因此,拆除這一帶的違法建築,也是整體推進嘉定區生態文明的迫切要求。
  鎮拆違辦工作人員介紹:“為了實現郊野單元規劃生態體驗區的建設目標,我們是分四步來實施的。第一步是調查摸底,我們將高壓走廊內每家每戶的情況都瞭解清楚,從房東到租戶。第二步,我們與房東簽訂遷離和拆除協議。至於房東與租戶之間拆遷補償的分配,這是他們的內部問題,由他們自行協商解決。第三步,租戶進行平安搬遷,由村委會統一組織拆除。第四步,實施薀北高壓廊道生態景觀林帶建設。”目前,整個拆違工作正處於第三階段。“我們與所有的第一順序承租人已經簽好了協議,第一筆錢也打給了各第一順序承租人。”
  7月17日上午,記者再次來到薀北路高壓走廊地塊。侯老闆夾著皮包往廠外走。他的身後,兩輛廂式貨車,正在裝貨。“我打算兩三天內搬完!”搬遷費的問題解決之後,侯老闆明顯對搬遷積極了很多。
  鎮拆違辦工作人員說:“傢具廠與塑料桶廠都是李茂的下家,傢具廠搬走了,塑料桶廠的問題肯定也會解決。“我們一邊妥善解決矛盾,一邊穩步推進拆違,談好一家,就立即拆除一家,不拖進度。”  (原標題:嘉定南翔拆違:有工廠搬走後又搬回)
創作者介紹

戶外木質傢俱

lo45loxy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